×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免备案网站空间虚拟主机双线空间域名查询PS数码后期
photoshop互助课堂数百G视频教程下载英语培训机构初中英语如何学随时随地聆听大师开讲/课堂
酷素材!视频教程打包下手绘教程抠图教程路径专辑photoshop cs3视频教程
查看: 2454|回复: 10

孟婆汤---跨越生死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18 18:5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孟婆汤,一种据说人死后到奈河桥上投胎前都要喝的汤,喝了它后会忘掉前生以及来到奈河桥前所有的事。但是如果有人没喝或是没有全喝下它会怎么样,忘掉前生到底是好还是不好那?
第一章
我大学毕业后很快便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里做行政兼业务的工作。我知道自己长得不难看,修长的身材、清丽的容颜,我的性格更如我的相貌一样,文静、内敛,如邻家小妹妹一般。全公司的人对我都很和气,我觉得他们真的像对小妹妹似地对待着我。我的追求者不少,其中也有公司的男同事,但我都以还年轻想先打好事业基础后再考虑个人问题为由拒绝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等待,像是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可我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真的,因为至今为止我从未谈过恋爱也未暗恋过什么人。
他的出现应证了我的这种感觉,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公司的饭厅里,我刚打好一份饭正准备坐下享用,一份文件材料递到了我的眼前。“这是经理让我给你的文件。”我抬起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他并不是很英俊,但给人一种健康稳重的感觉,年轻而明亮的眼睛和棱角鲜明的脸庞颇有几分魅力,他的身材并不高大魁梧却很结实。
“你应该在上午或下午的上班时间给我,现在是休息时间而且我正准备吃饭那!”我口气平和并没有任何责备之意。
他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上午一直没找到你,刚才有人说你在饭厅我就来了,这不是很急的文件,你下午看也行。”
他笑起来很漂亮,完全是个大男孩。我说:“你是新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昨天才刚到公司,我叫文辉。”
“你还没吃饭那吧?坐下来一块吃吧!”
“好呀!正好你向我介绍介绍公司吧!我刚来一天,还不熟悉那!”
“我叫楚云,其实我来公司的时间也不长。”
我们边吃边聊,不只是谈公司,还谈了许多其它的,我们谈的是那么的投机,整整一个中午我们俩都在聊。不过我也知道了他有女朋友。
我们相识后每天中午都在一起吃饭聊天。我的父母提前退休后都回了老家,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其实他们在不在我身边都一样,因为他俩都很重男轻女,可一生中只生下一女就是我。我从小就缺少关爱还有一种不安全感,跟辉在一起使我有了一种安全感。我心里的等待感似乎也没了。
今天是我好不容易等来的休假,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我要轻松一下,让自己紧绷的弦松一松。可天真是说变就变,刚才还和风拂面转眼间就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我匆匆跑到最近的桥下避雨,可衣服还是全被雨打湿了,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我抱着胳臂,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忽然一件夹克披到了我身上,我转头一看,是他—辉。
“云,走,快点上车。”他的双手放在我的肩头,把我扶上了一辆卡车。
“我今天去给海明公司送货,没想到回来就碰上你了,你住哪,我赶紧送你回家,你看你都淋透了。”
他一直把我扶进了屋,“快,擦擦身上的水,把湿衣服全换了,这么烫,你一定发烧了。”他递给了我毛巾,又用手轻抚了一下我的额头。
“你家有没有感冒药或是退烧药呀?”
“别找了,我家什么药都没有。”
“那我去给你买点药吧,你赶紧把湿衣服都换了啊。”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匆匆跑了出去,由于走的太过匆忙他竟忘了拿雨伞。当我换好了衣服后他回来了,虽然他是开着车去的,可身上还是淋湿了。
“我给你买了点药,我看你明天别去公司了,我会帮你请假的。哎呀,怎么比刚才还烫了,我给你倒水,你马上吃点药。”这回他的手不只是抚摸了我的额头,还划过了我的脸颊。
的确,从刚进屋开始我就感到头晕发热,身上却一阵阵地冷。可当他那厚实的手掌抚上我的额头时我感到了阵阵暖意。好熟悉,这种感觉好熟悉,我认识了辉多久?一个多月,对,他才来公司一个多月,可这种感觉—他抚摸我时的感觉,却像是已经陪伴了我十几年的一种感觉;那轻轻地一抚如同微点了一下我记忆深处的一根神经,内心强烈的酸处、忽隐忽现的忧伤,使我感到这似乎是一种我为之等待了几十年的感觉。
“你赶紧吃药吧!我走了。”他把水和药放在了桌上冲我微微一笑。
“谢谢。”我只说了这两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字,可当他出门后我立刻跑到了阳台,看着他上车,看着车消失在雨中。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关心我,即使是我的父母,辉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第二章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班,辉为我请了病假,还有些同事打电话来询问我的病情,可我最希望接到的是辉的电话。我等了一天他都没给我打电话,但晚上却等来了他的人。
他来看我来了,还带来了蔬菜和水果。“我来看你这个病人了,顺便蹭顿饭。”说着他便去了厨房,边切菜边说:“咱们可说好了,待会儿做成什么样你可都要吃呀!”
“做梦,你要是做得不好吃我就去告你虐待病人。”
“你要是敢告的话我就给你下点药,让你满脸起红包,一个月不敢出门见人,年终奖金全泡汤。怎么样,还敢不敢告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快饶了我吧!”哈!他还真有点幽默。饭烧好了,摆了满满一桌子,他说特意做多些可以留到我明天吃,这样我就省得开火做饭了。他做的饭很香,这是我没想到的,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竟做得一手的好菜。
我们俩一边吃一边聊,比在公司的饭厅里聊得还开心,一直聊到九点多他才离开。
他就这样每天晚上都来看我,并为我做好香喷喷的饭菜,吃完后他就陪我聊天看电视,总是到很晚才走。
“你今天看来完全好了,明天肯定能上班了,要知道今天可是第三天了,我只给你请了三天的假,好了,天不早了,我该走了。”
他站起身准备要走。“辉,别走好吗?”我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轻柔地说,“别走,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身体完全贴在了他身上。
辉慢慢地转过身,抚摸着云的秀发,她的头发柔软而润滑,如涓涓溪水般流过他的手,并在他的指间留下淡淡的发香。辉的唇漫漫吻上了云雪白的脖颈。
其实在辉第一眼看到云时他的心就痛了一下,不,那不是单纯的痛,还包括了绝望、悲伤和哀怨;顷刻间那痛布及了全身,触及其身体内的每一根神经;虽然这痛只持续了几秒,但它短暂而浓烈,就像一个极度悲痛的人饮下了混着自己眼泪的烈酒一般。自己有女朋友,可对云却有一种对女朋友没有的感觉,那是无尽的怜爱和疼爱。
我感到辉的唇吻着我的脖子,他的唇似火。他双手抱起了我把我放到了床上,他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体很结实还给人一种男孩与男人之间的魅力。他俯上我的身体,舔着我的唇,缓缓地解着我的衣服,我感到有点冷,但不一会儿我就感到很暖和,那温暖来自与他的身体,他的体温让我感觉不到一点冷意,可我的身体相比之下就凉多了。
那一夜我没有感到痛处,辉对我很轻,尤其是当他看到了床上那一抹红色后,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歉疚之意。后来他告诉我他的女朋友晴与他第一次时已经不是个处女了。
我慢慢地睡去,做了一个有点奇怪的梦,一个婚宴,一个喜气洋洋的看上去像是六十年代的婚宴,新娘是一个美艳的少妇,新郎英俊魁梧,在新娘的旁边坐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来,小玲,这是你的新爸爸,叫爸爸呀。”新娘拉过小女孩说。
“爸爸。”小女孩毫不害羞的叫了一声。
“哎”新郎高兴的答应着并抱过小女孩亲了亲,新郎笑起来真漂亮,和辉很像。
第三章
我和辉开始了交往,辉也没有和他的女朋友晴分手,我俩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合适,但我们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我俩的关系,包括晴,因为我们知道别人并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好事,我们并不想让流言蜚语满天飞。
辉对我很好,无论是上班时还是在私下,我第一次尝到了被人疼爱的滋味。由于我性格内向且人缘很好,所以没人怀疑我俩的关系,就算辉有时对我表现得过分关心别人也只认为那是一种怜香惜玉。
我在公司的工作如日中天,不仅管理得当,还为公司谈了几笔大买卖,拉拢了许多新客户,我从普通行政人员上升为行政总监兼业务助理,我的工作越来越忙,可辉还是一名普通职员,因此他的空闲时间很多。所以辉的大部分业余时间与晴在一起,只有我和他都有空的时候才来陪我。
我见过晴,那是在辉的生日那天,我和晴都去了,我说是代表公司其他员工来的,晴一点都没有怀疑。晴长得相对平凡,没有什么惊艳之处,可她性格开朗活泼,待人非常热情,使人觉得她身上充满了女孩的朝气和活力,我相比之下就有点死气沉沉的感觉了。晴对我很热情,拉着我聊东聊西的,还说让我在公司里多关照辉,生活上她可以照顾辉,上班时吗,她就把辉交给我照顾了。她对我那热情劲就别提了,我真不知道她知道了我和辉的关系后会怎么样。
时间过得真快,我和辉已经交往四五个月了。让我奇怪的是那个梦,自从我和辉交往后那个梦就夜夜进入我的梦乡,并想电视剧一样发展着。那个小女孩在梦境中成长着,四五个月的时间她已长到了二十岁。可她长得仍不及其母漂亮,竞管她们相差了二十多岁。她妈妈人到中年仍然美艳如昔,如我第一次在梦中看到她时。繁忙的工作使她妈妈经常出差,只留下她与继父做伴。她继父对妻子长期出差显得不舍,但小女孩总是兴高采烈地帮妈妈收拾衣物继父对女孩视如己出百般疼爱,而女孩自小就极喜欢与父亲撒娇,虽以二十岁但仍有时躺在父亲的腿上撒点小娇。我看的出,她对继父不是单纯的喜欢。
八月十五的晚上母亲仍出差在外不能与家人团聚,天上看不到月亮也没有什么星辉,八月十五云遮月这话一点没错。夜深人静,女孩走入父母的卧室,面对继父轻解罗裳、展露玉体,哭诉着自己的忠情,父亲抚其面颊将其拥如怀中,莺莺呻吟伴着阵阵粗喘,两人尝尽销魂之事,同一张床同一个男人,而不同的是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还是母女。女孩很爱继父,我能感觉到,那种爱正如我爱辉一样。
这天我和辉都有空,辉白天陪我逛街看电视,晚上便留了下来。我和他之间永远都是那么缠绵,他对我甚至有些小心翼翼,而我则像一只听话的小绵羊。他一边吻着我的脖子一边喘息着说:“云,我喜欢你,我疼你,我真的好疼你。”一番缠绵过后我渐渐睡去,又开始了那个梦。
“爸,和妈妈离婚吧!她终日忙于工作又总出差根本顾不了家。”
“小玲,你再说多少遍我的回答都一样,我不会和你妈妈离婚的。还有,我认真想过了,咱们俩以后不要再有这种关系了,我对不起你,我是寂寞我一时糊涂……咱们做回父女吧!”
“什么,寂寞,一时糊涂,做会父女,不行我不干。”
“小玲,说什么都没用,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要告诉你妈妈就告诉吧,就算她不肯原谅我我也绝对不会和你再保持关系了。”
“爸,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没妈妈漂亮没妈妈优秀所以你才更爱她才会给她婚姻不给我。”女孩歇斯底里地叫道。
“是又怎么样,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总之咱们以后只可能是父女关系了。”
女孩扭头跑进厨房拿起菜刀放在了脖子上。
“小玲,你干什么,快放下,别做傻事。”
“爸,你知道吗,”女孩平静的说,“我五岁以前几乎天天生活在恐惧中,我亲生父亲酗酒、赌钱,每天喝醉了回来都打我和我妈,老天有眼,他出车祸死了,是您,是您给了我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我第一次尝到了父爱,我真的很嫉妒妈妈,为什么她能找到你这么好的男人。您说做回父女,这对我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受不了每天和您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父女相称的生活了。爸,就是到了奈河桥上我也决不喝那碗孟婆汤。”说完女孩用刀猛一划喉部,下手可真狠,气馆一下就割断了,一腔血全喷到了她继父的身上。
第四章
我一下子惊醒了,心怦怦直跳,转过头看着身边似已睡着的辉。
辉的身上有很多的痕迹,脖子上那大而呈血红色的吻痕,肩膀上深深的咬痕,以及胳臂和胸前那一道道的抓痕,这些痕迹是那么的醒目、明显,这都是他和晴在一起时留下的,因为我和辉缠绵过后双方身上都不曾留下一点痕迹。我想他和晴在一起时一定充满了激情,甚至有些疯狂,不像和我在一起时。辉对我,准确的说是对我的身体永远是那么小心翼翼,而我则完全像个被催了眠的人,或者说更像个睡着了的人,我可能永远都给不了辉如晴那般的激情。
奇怪,我看着那些痕迹心里没有一丝醋意,反而有些心疼辉,我伸出手,用冰凉的手指尖轻抚那些痕迹,我的手四季皆凉,尤以指尖最凉。大概是那丝丝冰凉之气惊动了辉,他睁开了眼睛看着我。
“疼吗?”我看到他醒来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辉看着眼前的云,薄薄的毛巾被裹住了云胸部及以下的部位,展现出了她玲珑凸透、修长优美的身材;露在外的那白皙的皮肤,在暗淡的桔色灯光下映射出奶白色缎子般的光泽;深邃的双眸像幽静的湖水一样,让人一见就不忍侧目。那身段、那眼神、那感觉、还有那如同海水一般的凉意,简直像极了一条美人鱼,一条来自深海的美人鱼。辉不禁一把将云揽入怀中,呐呐道:“云,你真像童话中的美人鱼。”
“不,我不想是美人鱼,因为她的结局太惨了,付出了一切还是没有和爱的人在一起。”
我平静说道,但脑子里却在想着那个梦,一个疑问困扰着我—如果有来世,如果小玲能像她妈妈那样美丽优秀,如果她和她的继父的转世能再相遇,他们会相爱吗?或者说她的继父的转世会爱她吗?因为我看得出他继父最爱的还是小玲的母亲,而小玲至死都认为母亲是以貌美优秀赢的自己。在辉的安抚下我又睡着了,可我心里却隐隐的感觉到什么,这个梦不是什么好兆。
这天以后我一连七天都没有做梦,梦变成了平静的黑色。就在七天后我休息的这一天,辉约了出我,我们来到常去的一个咖啡厅。辉的一脸沉寂使我感觉到什么,一个想法在我脑中冒出,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尽量装得很镇静。
“对不起,云,我……我们分手吧!我要和晴结婚了。”
“什么……”我惊呆了,我的想法被证实了,我感到心在下沉,整个人如同掉进了一个冰窖,刺骨的感觉几乎令我窒息。
辉一直低着头,几乎不敢看云一眼,“对不起,晴……她怀孕了,我必须负责。”
“那我呢!”我平静而木钠地说。
“云,你这么漂亮这么优秀,你一定会找到比我强的多好的多的男人。没有我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甚至会更好,可……晴……晴她不一样。”
我抿了一口咖啡,说道:“你和她结婚吧,最好快点结。”说完便起身快步走向门口,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快点回家,我不能也不想让辉看到我流泪。奇怪,我第一次尝出咖啡原来这么苦。
辉坐在椅子上没有去喊云,纵有千言万语此时也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我打了辆车回了家,刚一进门就坐在了地上,然后是那忍耐了许久的如暴雨般的哭泣。我现在才明白,我的潜意识里将辉与我的交往当作一种选择,而我一直认为辉会选择我,可我输了。正因为我的潜意识里认为辉会选择我,所以我和辉交往时很理,因此我没有怀孕;正因为我的潜意识里认为辉会选择我,所以我努力工作,为的是我俩将来的生活打基础,可是……可是这两点却成为了辉没有选择我的理由。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哭泣中慢慢地睡去。
小玲来到了奈河桥边,自言自语道:“终于可以投胎了,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她身后的鬼差道:“你身上怨气太多了,所以才让你等了这许久,魂魄投胎各不同,有的马上可以投,有的则会等上百年。”
守桥的鬼差递上一碗孟婆汤,“喝了它。”
“我不想喝。”小玲道。
“不喝者不能投胎,你想让我们给你灌下吗?”
“不,我喝。”小玲接过汤碗喝了几口,因为她知道,不投胎就没办法与父亲再相遇,但她却将最后几口含在口中,在走上奈河桥时偷偷吐掉了,“不要,我不要把前世全都忘记。”
我醒来了,我终于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是什么了,我终于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来的了。辉说我像童话中的美人鱼,我真的很像她,美人鱼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人行,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爱,但仍没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失去了目标,我的命运也要和美人鱼一样了,我打开了煤气,用刀慢慢割破了手腕,做这些时我很平静。我感到自己在睡去,可尽管已经是沉沉入梦却仍不能完全睡,头脑中始终留着一丝清醒。突然我听到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我被人抱了出去,像是放到了车里。
“云,别睡,求求你别睡,醒醒,看着我看着我。”是辉的声音,好焦急好紧张的声音。
我用最后一点力气睁开了眼,辉出现在我眼前,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已为我包扎好了伤口,他的脸煞白煞白。我的心提了起来,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可就是不能安心。辉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挤出了两个字:“小玲……”
没有牵挂了,没有了,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结尾
我的灵魂被允许在人间逗留三日,在这三日中我看到辉为我办了一个很温馨的葬礼,看到他夜夜为我流泪。
最后一天,辉和晴默默地站在我的墓前。
“辉,其实……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云的关系了。”晴有点泣不成声,可仍在竭力控制自己,“辉,我爱你,我没有你不行,在我告诉你我怀孕后你说要和我结婚,我高兴死了,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我知道你最爱的是云。因为第二天你送我的结婚戒指是蓝宝石的,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红色,可……可我记得,云说过她最喜欢的是蓝色。辉,你知道吗?不知是为什么,我恨不起来云,我第一次见到她就感觉很亲切,就是后来我知道了你们的关系,我也没有对云产生恨意。”
“晴,”辉平静地说,“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云,可你知道吗?在我和云咖啡厅分手后,我就感到阵阵新痛,于是我赶到了她家,可还是晚了一步;还有,在她临死时,我竟然叫她小玲,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叫她小玲,我想我俩可能前世就注定了今生吧!晴,你放心,我会和你结婚的。”
“辉,别勉强自己,其实……其实我可以把孩子拿掉的。”
“不行,绝对不行,你现在拿掉孩子会导致你不孕的。”辉大声说道。
我又来到了奈河桥头,这个熟悉的地方,这次我很快就等到了投胎。我接过了那碗孟婆汤,将其一饮而尽,忘了吧,还是全忘了吧!忘记有时也是一种幸福。我一步步地走上奈河桥,脑海中浮现出小玲与其父亲的温馨生活和辉与我的快乐时光,我知道这些记忆即将全部消失了,纠缠了两世结果却一样,这次我选择了彻底忘记,忘记一切痛苦和快乐。
(晴与辉的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不管你看了这篇故事有什么感想,但是我是被感动了,爱是可以超越生死的,不关身份,地位,金钱----一切的一切,就是爱了,爱,还需要理由吗?
本帖的地址:http://bbs.jcwc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6650
跟着教程做一遍,做完的图要到这里评论交作业,教程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在贴子下面评论
发表于 2007-3-21 14: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 。。。。。。。。。。。。。。。
发表于 2008-7-21 11: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选择忘记是应该是对的,有时,忘记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1 17: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6 22: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爱人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只有爱的人才能感觉得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7-27 10: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对呀。选择忘记也是一中好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21: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多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21: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21: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21: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LZ真是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21: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