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免备案网站空间虚拟主机双线空间域名查询PS数码后期
photoshop互助课堂数百G视频教程下载英语培训机构初中英语如何学随时随地聆听大师开讲/课堂
酷素材!视频教程打包下手绘教程抠图教程路径专辑photoshop cs3视频教程
楼主: Qing

<<失去它的日子 >>------王晋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18日
  小飞催我们快点、快点、快点,趁我们的灵智还没毁完。我们按小飞的清单分头准备。
  第一项是火种。(一定要保留火种!即使我们变成了茹毛饮血的野人,只要保留住火种,它就能慢慢开启人的智慧。不要打火机,要火柴,尽可能多的火柴。还要姥爷留下的火镰。)
  商店没有人。我到商店里拿走了所有的火柴。我问小飞,“火镰”是啥东西。小飞也忘了,小飞想得很苦。后来小飞把脸扭过去,泪水刷刷地往下流。大壮哭着为他擦泪,你别哭,你哭我们都想哭。后来大壮上阁楼里扒出了他姥爷留下的旱烟袋和……我想起来那就是火镰!那个小钢片和白石头,用它能打出一点火星,嚓,嚓。小飞笑了,脸上挂着泪。他说就是它,等火柴用完,就用它生火。大壮哥谢谢你,你真聪明。大壮笑了,很好看。他说我也不知道啥叫火镰,可是我想咱姥爷就留下这一样东西,小时候我常玩。大壮问小飞,旱烟袋也带上吗?小飞想了半天,犹豫地说带上吧,既然在一块儿放着,很可能生火时得用上它。小飞真细心。
  第二项是武器。(要刀,长矛。不要枪支,弹药无法补充。走前记着到体育用品商店买几把弓箭。)小飞,弓箭在哪儿?我不记得你带回来过。小飞又流泪了,他忘了。小飞别难过,我们只带刀子算了。
  第三项是干粮。如苹烙了很多烙饼,还带了方便面。
  第四项是冬天的衣服。今天不写了,很累。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8月19日
  青云眼睛肿了,像两个桃子。崔哥崔嫂找不到,已经三天了。我们帮青云找呀找呀,可是我们不敢走远,怕忘了回家的路。如苹说青云你跟我们走吧,大壮小飞说云姐你跟我们走吧,到柿子洞去。青云立刻笑了,笑得很好看。她说靳婶你歇着,让我来烙馍。她边干边哼着歌。
  这会儿快来震了。青云钻到如苹怀里,我和小飞互相看着,谁都很恐惧。可是害怕也挡不住,它还是来了,我们吐了一阵,去睡觉。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30日
  下了火车又走了很多天。路上一堆一堆的人,乱转,都不知道干啥。青云说他们多可怜,喊上他们一块走吧。小飞很残忍(这个词用得不好)地说不能喊,柿子洞能盛几个人?青云小声问他们咋办?小飞狠狠地说总有人能熬过去的,总有一些能熬过去的。
  我们太累了,我有10天没记日记。这不好,我说过要天天记日记,一天也不拉下,我不能忘了识字。可是我们都忘了多带笔,我只有一支圆珠笔,小飞有一支钢笔,大壮书包里有三支画画的铅笔。铅笔最好,不用墨水。如果铅笔也用完呢?小飞说我不记日记了,笔全都留给你吧,等你去世我再接着记,这是这个氏族的历史呀。
  晚上在小溪边睡,山很高,树不多,有很多草。我们在水里抓了“旁血”。这两个字不对,可是我想不起来。就是那种有八条腿、横着爬的。很好吃。
  夜里很冷,大壮、小飞和铁子拾了柴,生起很大的沟火。这个沟字也不对。铁子我们不认识,他是自己跟上我们的,他是个男的,今年12岁。火真大啊,毕毕剥剥地响,把青云的头发燎焦了,火苗有几米高。有剑齿虎不怕,有剑齿象也不怕。那时还没有老虎和狮子吧,也没有恐龙,恐龙已经死绝了。也没有火柴,是雷电引起的天火。开始我们也怕火,和野兽一样怕火。后来不怕了,用它吓狼群,用它烤肉吃,我们的猴毛褪了,就变成人了。
  青云真的喜欢小飞,一天到晚跟着他,仰着脸看他,再累,还是笑。晚上她和小飞睡在一起,他们都脱光了衣服,青云尖声叫着。大壮有时爬起来看他俩,铁子有时也抬起头看。我和如苹都使劲闭着眼,不看。那不好,我明天就告诉小飞和青云那不好。不是那件事不好,是让别人看见不好。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32日
  我们担心找不到柿子洞,可是找到了,很顺利。小的洞口,得弯着腰进去。进去就很大,像个大金字塔。我们都笑啊笑啊,这是我们的家,我们要在这儿一直住到变聪明那一天。
  柿子还没熟,不过我知道山里有很多东西能吃,我们不会饿死的。还要存些过冬,有山韭菜、野葱、野蒜、野金针、石白菜、酸枣、野葡萄、杨桃、地曲连、蘑菇,溪里还有小鱼和螃蟹。我想起这两个字了!
  今天很幸福,一直没有来震,我们也没呕吐。后来我们都睡了。青云和小飞还是搂着睡,我今天没批评他们不好,等明天再说吧。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9月5日
  我们一下子睡了两天三夜!是电子表上的日历告诉我们的。睡前的日记我记成了8月32号,真丢人,小飞说不要改它。醒来后,我发现脑子清爽多了,就像是醉酒睡醒后的感觉。我小声对小飞说,两天三夜都没来震了,是我们睡得太熟?小飞坚决地摇摇头:过去夜里来震时,哪次不是从梦里把人折腾醒?不是这个原因。我问,那会是什么?是山洞把震挡住了?小飞苦笑道:哪能恁容易就挡住,美国、日本地下几千米的中微子观测站也挡不住。这种震波是从高维世界传来的,你可以想像它是从每一个夸克深处冒出来的,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它。
  大家都坐起来,从眼神看都很清醒。突然清醒了,我们反倒不自然,就像一下子发现彼此都是裸体的那种感觉。如苹惊问青云呢?青云到哪儿啦?我看见她在远处一个角落里。她已经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还下意识地一直掩着胸口。大家喊她时,她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地下,高低不开口。大壮真是个混小子!他笑嘻嘻地跑过去拉着青云的手,云姐姐,你干吗把衣服穿上?你不穿衣服更好看,比现在还要好看。青云的面孔刷地红透了,狠狠地甩脱大壮跑出洞去。如苹喊着云儿!云儿!跟着跑出去。我出去时,青云还在一下一下地用头撞石壁,额上流着血,如苹哭着拉不住。我骂道:青云!你这个糊涂娘儿们,咱们刚清醒了一点儿,不知道明天是啥样哩,你还想把自己撞傻么?我拉住她硬着心肠说,我知道你是嫌丢人,我告诉你那不算丢人。若是咱们真的变回茹毛饮血、浑沌未开的猿人,能传宗接代是头等大事!我们还指望着你哩。
  我和如苹把她拉回去,小飞冷淡地喝了一声:哭什么!现在是哭的时候么,是害羞的时候么。青云真的不哭了,伏到小飞怀里。
  洞里很冷,小飞让大壮和铁子出洞拾柴火,燃起一堆篝火。烟聚在山洞里,熏得每人都泪汪汪的。大壮和铁子在笑,绕着火堆打闹,别人都心惊胆战地等着来震,比糊涂的时候更要怕。
  今天一直没有震感。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酷素材
  9月6日
  小飞一早就把我叫醒。我觉得今天大脑更清爽了点儿,但还没有沉淀得清澈透明。小飞说我想做个试验,今天24小时洞外都要保持有人,我想看看究竟是不是山洞的屏蔽作用——按说是不可能屏蔽的,但我们要验证。我想让你们几个换班出去,我不出去。爸,我想留一个清醒的人观察全局。说这话时他别转了眼光,口气硬硬的。
  我安慰他:孩子,你的考虑很对。我们要把最聪明的脑袋保护好,这是为了大家,不是为了你。他凄然一笑:谢谢爸爸。
  我和如苹先出去拾柴和找野菜。没多久就来震了,9点30分,仍是脑浆被搅动,呕吐。歇息一阵我们强撑着回去了,留在洞中的人都没事。    
  9月7日
  我和如苹还要出去值班,我们心怀恐惧,但我不想让孩子们受罪。后来青云和铁子争着去了。在洞里歇了一天,脑子恢复不少。外边的人又“震”了,时间是8点35分,留在洞内的人仍没事。小飞说不必怀疑了,肯定这个金字塔形的洞穴有极强的屏蔽作用,究竟为什么他还不知道,可能是特殊的几何形状形成了反相波峰,冲消了原来的震波。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8日
  青云坚决不让我和如苹出洞,拉着大壮出去了。她说我年轻,震两次没关系。他们是6点钟出去的,8点大壮把她拖回来,她面色苍白,吐得满身都是污秽,但大壮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青云连着经两次震,又变痴了,目光茫然而恐惧,到晚上也没恢复。快睡觉时我见她悄悄偎到小飞旁边,解着衣扣轻声问,靳叔说那不是坏事,是吗?靳叔说那是头等大事,是吗?
  我不忍看下去。小飞把她揽到怀里,把她的衣服扣子扣好,絮絮地说了一夜的话。
  
  9月9日
  小飞说不用试验了,今后大家出去拾柴打野果都要避开来震的时刻。这个时间很好推算的,每隔22小时55分一次。他苦笑道,这么一道小算术题,三天前我竟然算不出来!
  他躲在洞子深处考虑了很久,出来对我说:爸爸,我要赶紧返回京城,抢救一批科学家,把他们带到洞里来。靠着这个奇异的山洞,尽量保留一点文明的“火种”。至于后面的事等以后再说吧,当务之急是先把他们带来——趁着他们的大脑还没有不可逆的损坏。
  只是,他苦笑道,这一趟往返最少需要10天,我怕10次震动足以把我再次变成白痴,那时的我能否记得出去时的责任和回山洞的路?不过,不管怎样,我要去试试。
  我和如苹、青云都说,让我们替你去吧,大壮和铁子也说我们替你去吧。小飞说不行,这件事你们替不了。这两天我要做一些准备,把问题考虑周全,尽量减少往返的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1日
  已经3天了,小飞没有走,他在洞里一圈一圈地转,他说要考虑一切可能,做一个细心周到的计划,但他一直躲避着我和如苹的目光。我把他喊到角落里,低声说:飞儿,让我替你去吧,我想我能替你把事情做好。我们得把最聪明的脑袋留在洞里,对不?小飞的眼泪刷地流出来,他狠狠地用袖子擦一把,泪水仍是止不住。他声音嘶哑地说,爸,我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懦夫,我知道自己早该走了,可我就是不敢离开这个山洞!我强迫自己试了几次,就是不敢出去!你和妈妈给了我一个聪明的大脑,过去虽然我没有浪费它,但也不知道特别珍惜,现在我像个守财奴一样珍爱它。我不怕死,不怕烂掉四肢,不怕变成中性人,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失去灵智,变成白痴!
  我低声说,这不是怯懦,这是对社会的责任感。小飞,让我替你去吧。他坚决地摇摇头,不,我还要自己去。我已经克服了恐惧,明天我就出发。如果……就请二老带着青云大壮一块儿生活。
  
  9月12日
  按推算今天该是凌晨4点来震。大家很早就起来,发现青云不在洞里。4点5分,她歪歪倒倒地走回来,脸色煞白。她强笑着说我出去为小飞验证,没错,震波刚过,你抓紧时间走吧。小飞咬着牙,把她紧紧搂到怀里。她安慰道:别为我担心,你看我不是很好吗?可惜我只能为你做这一点点事情。小飞忍着没让泪珠掉下来,也没有多停,他背上挂包,看看大家,掉头出了山洞。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3日
  大脑越来越清醒了,亿万脑细胞都像是勤勉忠诚的战士,先前它们被震昏了,但是一旦清醒过来,就急不可耐地、不言不语地归队。我的思维完全恢复了震前的水平,也许还要更灵光一些。
  小飞走了,我们默默为他祈祷,盼着他顺利回来。他是我们的希望。我们不想成为衰亡人类中唯一的一组清醒者,那样的结局,与其说是弱智者的痛苦,不如说是对清醒者的残忍。
  洞中的人状态都很好,除了青云。她比别人多经受了两次震击,现在还痴呆呆的,有点像个梦游人。如苹心疼她,常把她搂到怀里,低声絮叨着。大壮不出去干活时总是蹲在她旁边,像往常那样拉着她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她。这一段的剧变使我们产生了错觉,认为大壮也会像正常人那样逐渐恢复智力,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仍落在幸运的人群之外。这使我们更加怜悯他。
  
  9月15日
  青云总算恢复了,她在闲暇时常常坐在洞口,痴痴地望着洞外。不过我们很清楚,这只是热恋中的“痴”,不是智力上的傻。她不问小飞的情况——明知问也是白问,只是默默地干着活。
  带入洞中的干粮我们尽量不去动,但我们都没野外生存的经验,每天采集的野菜野果根本不够果腹,更别说储备冬粮了。好在我们发现了几片包谷地,包谷基本成熟了。如果再等一个月没人来收获,它就是我们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7日
  今天铁子碰见一个人,一个看来清醒的人!他隔着山涧,乐哈哈地喊:你们是住在轩辕洞的那家人吧(原来柿子洞的真名叫轩辕洞),有空儿来我家串串,我家就在前边山坡上,那棵大柿树的下边。柿子也熟了,来这儿尝个鲜。喊完就扛着包谷走了。
  铁子回来告诉我们,大家都很兴奋。洞外也有神志清醒的人,这是偶然,还是普遍?是不是那令人恐惧的魔鬼之波已经过去了?不过铁子的话不可全信,毕竟他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再说,即使是弱智人,也并非不能说几句流畅的话(大壮就能)。
  虽然尽往悲观处分析,但从内心讲我相信铁子的话。不错,一个弱智者也能说出几句流畅的话,但一个刚受过魔鬼之波蹂躏的正常人绝不会这样乐哈儿。
  明天我要去找找这个乡民。
  
  9月18日
  夜里我被惊醒,听见洞口处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在黑暗中尽力睁大眼睛,隐约见一个身影摸着洞壁过来,在路上磕磕碰碰的。我赶紧摸出头边的尖刀,低声喝问:是谁?那人说:是我,青云!
  我擦了一根火柴,青云加快步子过来。靳叔,没有震波了!她狂喜地说,小飞在外边不会受折磨了!
  火柴熄了,但我分明看见一张洋溢着欢乐之情的笑脸。她偎在我身边急切地说,按推算该是昨晚10点30分来震,我在9点半就悄悄出去了,一直等到现在。现在总该有凌晨3点了吧,看来那种震波确实消失了!可能几天前就消失了呢。
  如苹爬起来搂住青云大哭起来,哭得酣畅淋漓。所有人都醒了,连声问是咋了?咋了?靳叔,靳叔!爸,妈!我说没事都睡吧,是你妈梦见小飞回来了。我想起自己出洞值班时那种赶都赶不走的惧怕,想来青云强迫自己出洞时也是同样心情吧,便觉得冰凉的泪水往鼻凹处直淌。
  折腾了一阵刚想睡熟,又被强劲的飞机轰鸣声惊醒。轰鸣声时高时低,青白色的强光倏地在洞口闪过。听见洪亮的送话器的声音:青云!铁子!大壮!听见喊声快到洞外点火,我们要降落!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用说是小飞的声音。我们都冲出洞外,看见天上射下来的青白色的光柱,绕着这一带盘旋。我们用力叫喊,打手电,青云和铁子回洞中抱来一捆树枝,找到一处平地燃起大火。直升机马上飞来,盘旋两圈后在火堆旁落下,旋翼的强风把火星吹得漫天飞舞。小飞从炫目的光柱中跑出来,大声喊:爸,妈,震波已经过去了,我接你们回去!
  我们乐痴了,老伴喜得搓着手说,快点回洞去收拾东西!小飞一把拉住她说:什么也不要带了,把人点齐就行。我和君兰是派往郑州的特派员,顺路捎你们一段,快走吧!
  一个女人从黑影中闪出来:伯父,伯母,快登机吧。她的声音柔柔的,非常冷静。我认出她是君兰,外表仍是那样高雅、雍容。她搀着我和如苹爬进机舱,大壮和铁子也大呼小叫地爬上来。我忽然觉得少了一个声音,一个绝不该少的声音。是青云。她没有狂喜地哭喊,没有同小飞拥抱,她悄悄地登上飞机,把自己藏在后排的黑影里。
  直升机没有片刻耽误,立即轰鸣着离地了。强光扫过前方,把后面的山峰淹没到黑暗中,洞口的那堆火很快缩小、消失。小飞说京城开始恢复正常,正向各大城市派遣特派员,以尽快恢复各地的秩序。我见君兰从人缝中挤到后边,紧挨青云坐下,两人头抵着头,低声说着什么。我努力向后侧着耳朵,在轰鸣声中捡拾着后边的低语。
  君兰的声音:小飞说了你的情况……我愿意退出……和小飞同居半年……怎样使小飞更幸福……听你的……
  青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声音很低,也很冷静:……更般配……祝你们幸福……
  薄暮渐消,朝霞初染。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头,似乎很羞怯地犹豫片刻,然后便冉冉直上,将光明遍洒山川。飞机到了一座小城市,盘旋两圈便开始降落。开始我没认出这是哪儿,小飞扭回头说,到家了,我和君兰不能在这儿耽误,请你们照顾好自己,开始新的生活吧。
 楼主| 发表于 2006-10-6 16: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少人围过来,好奇地看着直升机。君兰抢先跳下地,扶着我和如苹下去。我同君兰握手告别:再见,君兰姑娘,你是个聪明女子。我又同小飞拥别:小飞,安心干你的大事,不要为家里操心,我们会照顾好青云和她腹中的孩子。好了,同你的妻子吻别,赶快出发吧。
  如苹惊讶地盯着我,青云震惊地瞪着我,君兰不动声色地看着我。小飞瞟我一眼,一言不发,走过去吻吻青云的嘴唇,返身登机。
  直升机迅速爬升到高空,洇入蓝天的背景中。青云默默走过来,感激地依在我的身旁。大壮傻呼呼地盯着她的腹部追问,你真的有小宝宝了吗?真的吗?宝宝生下来该咋喊我?青云的脸庞微微发红,但她没有否认,很坦然地说,该向你喊伯伯的。
  我们穿过人群回家,在门口看见了崔哥崔嫂。他们分明还没有完全恢复,见了失踪多日的女儿没有哭,没有问长问短,只是嘻嘻地笑。青云冲过去把他们拥到怀里,边笑边流泪。我拍拍崔哥的肩膀笑道:亲家你好哇,回去让青云做碗醒酒汤,清醒清醒,咱还得商量着操办婚事哩。然后我领着大壮和铁子走进自个家门。
  在机上我曾问小飞,轩辕洞真的有屏蔽作用吗?为什么?小飞说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等社会秩序正常后,一定认真做好这件事。但下机后我想起忘了一件大事——忘了问小飞,这种震波还会再来吗?
  但愿它不会再来了。
发表于 2006-10-8 15: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
发表于 2006-12-22 12: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 (^#@$%^
发表于 2007-1-12 10: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